top of page

【 減少無家者後備軍,政府應儘快修補社會安全網的最後一道防線 】

已更新:2023年10月2日






芒草心爭取了6年以上的 #無家者專法 ,在本週的 #社會救助法修法方向公聽會 見到一絲曙光。 近十幾多年來,美國、日本、南韓都制定了無家者專法,各國無家者人數比例都有明顯下降,但台灣的無家者人數維持不墜,無家者佔人口比例還比日、韓高出好幾倍。這還是用台灣政府低估的無家者人數來算的,如果納入「隱形的」無家者,台灣的比例會更高。但為什麼日本、韓國在十幾二十年前就做得到,台灣卻做不到? 芒草心多年前早已看見,中央政府的長期缺席,加上《社會救助法》對無家者的制度性歧視,地方行政的預算與人力不足,共同造成「無家者不需要專法保障」的意識形態,而缺少無家者專法又使前述問題更加惡化。 #無家者專法首次正式進入立法院的議程 在芒草心與聯盟夥伴團體的倡議下,跨黨派的立委們包括范雲委員、洪申翰委員、王婉諭委員、吳玉琴委員、陳琬惠委員和林為洲委員都願意修正《社會救助法》並增訂無家者專章。范雲委員主動領銜,將首部民間版法案帶進國會一讀;吳玉琴委員更運用召委的職權,在衛環委員會召開修法公聽會,讓民間訴求與衛福部有機會正面對話。 5/15的公聽會上,范雲委員、洪申翰委員、王婉諭委員、蔡培慧委員,以及多位學者專家都呼籲盡速大幅修正《社會救助法》及制定無家者專章,讓貧窮線下的人民可以真正獲得即時的救助,脫離長期貧困、無家可歸的生活。出席的民間團體夥伴都感到非常振奮。 然而,就算立法委員願意修法,只要衛福部一天不送交政府版的草案,立法院就遲遲無法開始實質審議。 #衛福部的冷凍櫃裡冰了他們想要忘掉的東西 從2017年到現在,衛福部官員的回應就是「以拖待變」、「無家者不需要專法」、「無家者人數太少」、「這議題沒太多人支持」、「社救法不需要大修」,這些令人心灰意冷的說詞。 2017那一年,審查台灣國家人權報告的國際專家委員會明確建議,台灣應盡速制定「無家者福利與人權法」,順應先進國家趨勢。主管機關衛福部想到一招:委託學者在2019年做出一份「可行性評估」報告,然後就沒有下文了。甚至,2022年的國家人權報告中,衛福部也沒有主動報告立法進度,當作沒這回事。 更諷刺的是,其實2019年的「可行性評估」報告中,學者還真心誠意地草擬了一部無家者權利專法草案。草案全文就冰在衛福部冷凍櫃裡的報告附錄中。 #源源不絕的無家者後備軍 台灣的「無家者人數太少」?這是因為政府看不見隱形的無家者。台灣的無家者人數無法下降,並非地方社工不夠努力,而是因為台灣有220萬源源不絕的「無家者後備軍」,他們是誰?他們是生活在貧窮線下,卻沒有被社會安全網最後防線--社會救助接住的人們,是和你我一樣來自各行各業的男男女女,無時無刻都在為生活奮鬥。 年收入不到19萬5千元的220萬貧困人民,佔台灣總人口12%,到今天政府仍不願承認他們的貧窮困境。台灣低收入戶審查的苛刻遠勝國際,並非浪得虛名。 所以,5/15的公聽會上,我們雖看見一絲曙光,但重重的烏雲尚未散去。衛福部只要持續用各種「可行性評估」拖延到明年,總統和立委選舉的新聞就會蓋掉所有人的目光。 2024年的1月底,當新一屆的台灣總統與立法委員產生的時候,成千上萬的無家者還會在這裡,220萬貧困人民還會在這裡,近乎無聲地聽著世界的喧囂。芒草心與修法聯盟夥伴們,也還會在這裡,但那時的我們,能否有機會看見,台灣底層的勞苦大眾將有個不一樣的未來?



207 次查看0 則留言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