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【 基本工資調漲,為什麼會讓「國王的新衣」變厚?】


上週五,#基本工資 確定調漲4.05%;同日下午,洪申翰 Sun-Han 委員 在立法院紅樓召開【社會救助公聽會:回應當代貧困人民的需要】,邀集公民團體、學者專家、衛福部、台北市政府社會局、移民署各方代表與會討論。 我們一方面感謝洪申翰委員深入追究社會救助制度的重重問題,一方面也憂心,基本工資調漲之後,又會因為《社會救助法》不合理的「#虛擬收入」規定,讓一批貧困者失去低收資格,或從一開始就被擋在社會救助的窄門之外。 問題不在基本工資。基本工資原本就是為了保障勞工權益與基本生活的制度。但現今有許多人根本賺不到基本工資,甚至做著收入低於最低生活費的非典型工作,即使努力工作也只能長期處於「工作貧窮」的狀態。然而政府的社會救助部門,卻預設「每個有工作能力的人都應該賺得到基本工資,或行業平均經常性薪資」,並將這個弔詭的預設設計進低收入戶的申請條件限制之中,基本工資竟被政府變成了阻擋窮人申請救助的門檻。 這個基本價值預設,源自1963年的戒嚴時代訂下的《臺灣省社會救濟調查辦法》,威權政府在不信任人民的心態下,單方面強加於台灣的貧苦人民身上的「補充規定」。60年來,虛擬收入的法規型態多次變形,預設的價值觀卻依舊不變,彷彿社會救助部門心中的小警總,把每個申請救助的窮人都當成潛在的詐欺犯。 今年8月,芒草心協會與 #社會救助法修法聯盟 發起一項正式的全國民意調查,結果表明:53.5%的主流民意認為這種「設算虛擬收入阻擋低收資格的制度不合理」,遠遠超過對立選項16個百分點。52.5%的主流民意認為政府應該信任人民,社會救助應以信任原則優先於防弊原則,才能及時回應貧困者的需要。 主流民意已經揭破:虛擬收入是一件「國王的新衣」。這件新衣是由公僕硬套在他的主人身上的,公僕還硬說處在生存邊緣的主人並不貧困、也不寒冷。 但當天代表衛福部出席的社會救助司司長卻說「我們還要做更多的研究」、「大家都有共識嗎?」、「可能有民眾會不太同意」...等等理由,把責任都推給學者和人民。當洪委員問起「那從你的專業怎麼判斷?」,衛福部代表再度顧左右而言他。 現在連總統當選的得票率都只需要50幾趴,難道衛福部所謂的「共識」,還要像戒嚴時代總統得票率超過90%,才能成立嗎?現在的主流民意,在衛福部看來是「還沒有共識」嗎? 出席公聽會的法律學者、社會政策學者及公民團體,都提出現行制度的替代方案,表明在 #憲法層次#行政法層次#社會救助制度層次,廢除虛擬收入制度不成問題,重點是國家做了哪些真的能幫助貧困者提升收入的配套措施。國家可以落實自身義務,提供窮人一份有基本工資的工作,或是先納入救助體系,再銜接就業輔導,都好過直接把窮人排除在外。 幾乎所有認真提出的替代方案,衛福部都不予接受。「所以,那依你的專業怎麼判斷?」洪委員的提問,回響在立法院會議室的空間中,至今還沒有得到回應。 應該當責的人毫無肩膀承擔,就是社救制度問題多年來原地打轉的原因,最該了解貧困人民需求的社會福利部門,仍不願看見因不合時宜的法規而被排除的人們。社會救助法修法聯盟將在近期整理全國民意調查分析報告,並持續追蹤衛福部研擬修法方案的進度,邀請大家繼續關注相關議題! #社會救助法

45 次查看0 則留言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