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【 貧窮人的大地遊戲 】

已更新:2023年10月2日




今年剛滿七十歲的八哥,五十幾歲時因為中風及脊椎壓迫神經的關係,無法從事穩定的工作而來到台北街頭流浪。剛開始仰賴街賣維生,靠著每個月一萬元上下的收入在台北租了一個小窩,但靠天氣、靠人情的街賣生意時好時壞,沒有家人支持的八哥,因為收入不穩定後來又再次回到街頭流浪,經歷了漂泊的幾個年頭,才接觸到芒草心。 來到芒草心自立據點居住的八哥,縱然還未滿65歲不屬於老人身份,但身體的狀況其實真的難以負荷長時間的勞動,更遑論能夠賺到穩定付房租的錢,當時社工決定要替他申請低收入戶補助,協助他在台北至少能租到房子,好好休養之餘不需要再為了維生而愁。

因為八哥其實名下有一子,不過在孩子一歲時八哥便與前妻離婚,幾乎與這個兒子鮮少來往。即便關係如此疏遠,在申請低收入戶補助時仍然因為名下有子女而無法通過補助。 後來為了申請福利資格,社工及律師協助八哥與兒子提起扶養義務訴訟(目的是希望可以判決兒子免除扶養義務,這樣國家才有介入的理由)。在判決結果中,由於父子在成長過程中仍有些許的照顧、金錢互動,因此仍判決兒子需要每個月提供五千元的扶養費,這個每月五千元的收入,會在低收入戶審查中被列計進八哥的個人所得裡,決定他最終能夠獲得低收補助的額度多寡。 打完扶養義務官司後,雖然八哥成功申請到低收入戶,但補助的類別是第二類每個月7,370元,因為政府將兒子「應該」每月給付的5,000元的也算進收入裡,但事實上是,至今的每一年,兒子都沒有給付過扶養費。

每一年,八哥都需要在五月報稅結束後去調閱自己及兒子的財稅清單,再到法扶基金會請律師幫忙申請強制執行,經過漫長的等待後,得到法院發來的「強制執行無結果」的公文(因為兒子也沒有收入,執行不到錢),再拿這份公文到社會局申覆,請求社會救助科將這5,000元排除列計,才能提高低收入戶的補助額度,成功的話才有辦法獲得低收一類每月14,270元的額度... 就這樣,每年來來回回像大地遊戲一般的低收申覆,就這樣過了6年。像八哥這類情況的無家者,芒草心每年都會遇上一兩個,在這個過程裡,勞累的不只無家者、社工,連司法界、救助科也需要花費需多力氣在這類的案件上(曾有個都市傳說,強制執行五年都無結果的話就可以直接排除列計,不過每位承辦人說的都不一樣,至今沒有成功過) #看見貧窮者為生活奔波的真實

芒草心倡議的社會救助法修訂(以及更進一步的適足生活保障法),期待能帶大家將視角拉進無家者的視野,思考國家面對家庭扶養功能式微的現今社會,該如何讓有家者、無家者都能擁有合理的生活,而非每年都得為了生存而來回纏鬥。 #社會救助法 #低收入戶

157 次查看0 則留言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